安装看书神器客户端

完全免费,海量书库,离线阅读

下载
第五百八十八章 长街  楚臣
下载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发声: 语速: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还在用浏览器看《楚臣》吗?你out了,书友都在用'木瓜追书APP'看《楚臣》,百万小说免费看,无广告、更新快、云书架永不丢失、语音听书更方便,立即下载>>>木瓜追书APP

    雨淅沥而下,噼里啪啦的落在马车顶盖及铺石长街之上。
  
      韩谦紧勒缰绳放缓马速,与马车紧挨着而行,说道:“我午后写信送往叙州,想着将庭儿及文信母子接到棠邑来住些天,也想着等她母子过来说过这事后再正式请人去扬州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还算你有良心,要不然她留在叙州知你在棠邑大肆张扬的婚娶,即便不说什么,但心里也定是凄凉得很。”奚荏倾过头来说道。
  
      侍女香云坐在车后,有些发愣,雨点飘落到脸上也无察觉。
  
      作为贴身侍女,王珺与韩谦之间的纠缠以及王珺这些年都坚持不嫁,她比谁都清楚,但她深深为之感到遗憾,因为她比谁都清楚王珺与韩谦之间的障碍是什么。
  
      这次乔装打扮跟着到棠邑来,她还真以为是过来散心,毕竟扬泰等地也都兵荒马乱的,江南虽然繁盛,却不如到棠邑来安心,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刚到东湖上岸就意外遇到韩谦,更没想到这才留下做客,韩谦突然间就转到找人说亲的话题上去。
  
      再说了,韩谦这时候想找人到扬州说亲,但王家就一定会同意了?
  
      当年在三皇子的婚宴上,是谁公然拿婚约羞辱王家的,以及在繁昌是谁听到阮大人、殷司马重提婚约之事却不管不顾拂袖离去,留下小姐孤零零的留在繁昌难堪的面对满城的风言风语?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香云都替王珺鼓了一肚子气。
  
      “你好像笃定我听了你的疯言疯语不会扭头就走似的,你怎么猜到我为这事过来的?”王珺手搁在马车侧边的护栏上,冰肌雪肤的小臂伸入雨中,看雨滴落到纤长的手指上。
  
      “梁帝朱裕去岁在泗州,驱数万骑兵侵袭淮东,有计划的摧毁我父亲早年在楚州南部建立的屯垦体系,信王却没能及时识破其用心,犹是执行以往的坚壁清野的策略,”
  
      韩谦抹掉脸上的雨水,说道,
  
      “要是以往,淮东防线依托整个大楚的供给,为保守实力,用坚壁清野之策避开敌军的锋芒,是没有问题的。即便一地屯垦体系被摧毁,恢复起来也仅需要两三年而已,但错就错在信王封藩淮东后,军需补给只能从治下仅剩下的三州十七县征取,生产体系遭到重创,就立时捉襟见肘。以存粮计,淮东或能再支撑三四个月,偏逢楚扬诸县又遇大灾,夏秋两季的粮产能保住三四成就顶天,能征得的赋税更少,这也就意味着淮东军的存粮,今年根本就没有得到补充的可能。这种情况下,淮东即便没有直接遣官员去金陵说项,而有意先试探棠邑的态度,却也没有必要叫你过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香云这时候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蠢蛋,心想是啊,这次小姐任着性子要跑到棠邑来游玩,大人那边都没有吭一声,都没有阻拦一下,这么明显的不正常,自己竟然都没有看出来?
  
      奚荏笑着从后面搂住王珺的肩膀,说道:“你过来之前两天,韩谦还开玩笑说淮东这次软肋暴露得这么彻底,怎么也得赔几个夫人出来才能换得朝廷的援助,却不想淮东的夫人还没有赔出来呢,一向神机妙算、处处不肯吃亏的王大人却先要将女儿赔过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被奚荏说得不好意思,王珺岔开话题,问韩谦:“历阳城完好无缺,却迄今没有多少民户迁过来,你是要将这里拿出来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拿来给你当聘礼啊,”奚荏笑着说道,“东湖城凌乱,或许三五年都未必能建出一个模样来,而短时间内韩谦也没有余力专门修建一座府邸金屋藏娇——你嫁过来,怎么也不能委屈你住简巷陋室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便不理你了。”王珺忍不住抗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季希尧已经被调到棠邑来了,下个月工师学堂、医护学堂以及讲武学堂的主要教员以及新入学的生员都要迁过来,还要兴办一座师范学堂,”韩谦说道,“当然,学堂初期可能仅有千余人,还是会有一些屋舍暂时闲置着,但暂时也不想让太杂的人员迁居进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历阳城西门距离巢湖东岸新筑的长堤,直道距离也仅三十五六里。
  
      换在其他地方,或许会觉得这段路途遥远,但金陵城外城垣,从东到西也有逾二十里,而皇宫到长春宫的路程也有三十多里,也就能看出历阳与东湖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恰到好处。
  
      待日后好好修造历阳与东湖之间的驰道,能供马车长驶往来,往返历阳与东湖之间也就一个时辰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历阳这边是不适合修建坞港,不便大宗物资的运输,但环境幽静、林木密集,夏季气候要比三四十里外的东湖、东关都要温润一些,却是置办学堂以及避暑的良地。
  
      午后从东湖大营出来,趁雨东行,路上也走不快,在途中耽搁了一个时辰,进历阳城沿街而行,到长街东侧的一栋宅子前,天色都差不多昏暗下来了。
  
      虽说历阳城里的守军已经将宅子清过一遍,平时也有人维护,但韩东虎还是先带着侍卫进去搜查了一遍,韩谦才与王珺、奚荏住进去。
  
      最早在天佑帝没有渡江攻陷升州节度使府(金陵)之前,历阳城曾是当时淮南军西南行营的牙帐所在,李遇就住这栋宅子——当时淮南军的战船也是走裕溪河,从巢湖进入长江,从升州府西侧渡江登岸。
  
      天佑帝渡江定都金陵,之后也曾将这栋宅子赐给李遇,但李遇辞官归隐豫章时,将金陵、历阳等地所赐的田宅,都交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之后这处园子便成为历阳县衙所辖的官园。
  
      从长街过来,从外面看宅子有些不露山不显水,但三人走进来后,看到里面却别有洞天,前前后后好几套院子,总共得有上百间屋舍。
  
      亭阁楼厅虽然谈不上多高阔,但青砖黛瓦、粉墙曲廊与竹榴海棠等诸多花木相映成趣,十分的雅致、幽静。
  
      园子里大大小小的曲水池塘也随处可见,里面养有许多锦鲤,可见在收复历阳城后,这座园子虽然没有住进人来,却很好的得到照料,夹道及屋前院后都没有杂草跟积腐的落叶。
  
      中园有一座木楼建在三四丈高的假山之上,王珺与韩谦、奚荏登上木楼,将他们刚才走过的长街尽收眼底,而极目远眺,历阳城北面的青苍山,在雨帘外若隐若现,仿佛一头苍龙静伏雨中。
  
      虽说王珺打定主意亲自过来捅破这层窗户纸,一路过来想着说破这事的种种情形,但韩谦直接捅破这事,她内心的勇气仿佛泄了一干二净,这时候却不好意思起来,站在木楼窗栏前,舒展柔软修长的身姿,似乎要将眼前的美景深深的印入心底。
  
      “这宅子,不会叫你觉得没有住鉴园习惯吧?”韩谦问道。
  
      王珺嗔怪的横了韩谦一眼,怕被奚荏取笑,没有搭理他的话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,大家都这么熟了,也就没有必要找人居中说合聘礼、嫁妆之事了,要不我们直接聊聊淮东到底需要怎么样的聘礼,才会将你嫁过来?”奚荏随意的坐在楼厅里的长案前,手支着雪腻的下巴,问王珺。
  
      “我满心想着这次来棠邑再受羞辱,回扬州只能青灯古卷守庵堂,没有想到要细问父亲信王的条件到底是什么,”王珺吸了一口气,与奚荏对案而坐,说道,“不过,淮东未来两年的处境很难,每年需要从外部补入上百万粮谷才能重造屯垦体系,但又担心朝廷会籍此机会钳制提起撤藩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要是没有晚红楼及太后这个不稳定的因素,此时或许真是裁撤淮东藩国的良机,”
  
      韩谦站在窗前,轻叹一口气,说道,
  
      “不过,朝堂内部都远没有稳定下来,淮东、淮西最好是都能先维持好现状,杨元演的条件却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——”
  
      “也幸亏如此,要不然的话,韩谦为了能娶你,这次恐怕是只能将你强行扣押下来,随天下耻笑了。”奚荏笑道。
  
      从淅川战事期间,奚荏就追随在韩谦身边,似妾似婢,关系亲近而信任,自然也最清楚韩谦与王珺这些年的纠葛,特别是繁昌拒婚之事,说到底就是王珺承担极大的牺牲,为韩谦能返回叙州提供最佳的借口。
  
      要是韩谦与王珺的婚事再有波折,她都觉得还不如直接用武力解决掉了。
  
      反正韩谦在叙州强行推行新政,金陵事变期间,更进一步将世家宗阀都得罪干净了,也不怕多一件令天下人议论纷纷之事。
  
      王珺笑了笑,又说道:“你们现在就算知道淮东的需求,这事怕也没有那么好办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好办也要办啊,”韩谦笑道,“你现在也了解到东湖及叙州的情形,比起淮东,我其实更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,稳住这边的根基——也亏得你父亲没能窥透棠邑的深浅,要不然他不将你赔进来,我也得跟淮东合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不想想自己这些年算计了多少人,王珺不嫁过来,不逼你更张扬的显露出野心,天下谁能放心跟你合作?”奚荏嗔道。
  
      不开玩笑,接着三人就坐在楼阁里推敲淮东当前的困境到底有多难解决。
  
      每年州县上缴、经户部收入国库的田税丁赋以及诸多杂税捐,都是一定的。
第五百八十八章 长街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返回 上一章 下一页 TXT下载

搜索

站内

下载